大约四年来,一些自称隶属于达伊沙恐怖组织的成员对阿富汗发生的部分恐袭事件宣布负责。目前对活跃在阿富汗的各恐怖组织的性质缺乏详细的信息。阿富汗政府官员其中包括该国总统阿什拉夫·加尼表示,超过20个恐怖组织活跃在阿富汗境内,但只有塔利班组织头目哈比图拉的个人信息是一清二楚的,其他的暴力和恐怖组织的身份尚不明确。

因此,关于盘踞在阿富汗的达伊沙恐怖组织没有一个准确且详细的信息,有关该组织的性质应当谈一谈阿富汗官员和地区及国际各界人士发表的观点。阿富汗部分政界人士驳斥了达伊沙恐怖组织形同盘踞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恐怖组织一样活跃在阿富汗的声称。他们对此认为,打着达伊沙恐怖组织的旗号在阿富汗从事犯罪活动的恐怖分子是从塔利班组织和其他暴力及极端组织中分离出来的,他们以达伊沙恐怖组织的名义而成立。

    政治问题专家佩丽冉卡·布加蒂表示:“那些在阿富汗自称为达伊沙恐怖分子的成员不是来自叙利亚和伊拉克,他们是塔利班和其他暴力恐怖组织中的异见成员,这些恐怖分子打着达伊沙恐怖组织的幌子重新定义自己的身份”。

    阿富汗部分政界否认该国存在达伊沙恐怖组织,并认为哈卡尼恐怖组织是阿富汗恐怖袭击的主凶,该恐怖组织为了掩人耳目和误导公众舆论而自称是达伊沙恐怖组织。第三种就是那些证实阿富汗境内存在达伊沙恐怖分子的人士认为巴基斯坦是恐怖分子进入阿富汗的“中转站”。从这一角度来讲,美国和英国把遭到失败的达伊沙恐怖分子从叙利亚和伊拉克转移到巴基斯坦,然后让这些恐怖分子再通过巴基斯坦边境进入阿富汗。

    阿富汗军事问题专家穆罕默德· 拉贾斯坦表示:“达伊沙是由外国好战分子组建而成的,他们在伊拉克和叙利亚遭到失败后被转移到阿富汗。在转移这些恐怖分子当中,巴基斯坦发挥着中转作用”。

    俄罗斯政府曾多次要求美英两国官员对他们的直升机在阿富汗的夜间行动做出解释,同时认为华盛顿和伦敦正在制定计划,企图再次在阿富汗扶植达伊沙恐怖组织,以便将中亚地区和俄罗斯境内的恐怖主义通过阿富汗转移至中国边境地区。在达伊沙恐怖组织在叙利亚和伊拉克溃败之后,执行大“呼罗珊”计划对于该恐怖组织而言势在必行,该问题也为阿富汗人民的敌人在该国人民之间制造暴力活动提供了借口。反对达伊沙恐怖组织进入阿富汗的那些人对此认为,该组织在阿富汗不具有任何文化、宗教和传统地位。正因如此,阿富汗人民将达伊沙恐怖组织视为是输入组织和外国组织。

    政治问题专家阿南达·戈帕尔表示:“当我们谈论在阿富汗的达伊沙恐怖组织时,我们表达的目的是什么?因为他们是一些反政府组织,他们大部分为财而对他们的组织或分支进行改名,而且他们在阿富汗没有任何文化和社会地位”。

    此外,阿富汗部分人士认为,作为金融杠杆和万哈比派执政的沙特是阿富汗暴力主义不断蔓延的主要因素。因此,沙特在创建叙利亚和伊拉克的达伊沙恐怖组织方面发挥着重要和具有影响力的作用。现如今,沙特仍试图在阿富汗通过扶持恐怖组织来对该国和地区国家的局势产生负面影响。

    阿富汗政治问题专家礼萨·帕尔萨表示:“毫无疑问,沙特从宗教的角度看待阿富汗。相对于阿富汗人民,沙特统治者更同情于塔利班的同伙和其他极端组织及恐怖组织,而且沙特在这些恐怖组织的形成中起有主要和决定性作用”。

    沙特在巴基斯坦建立宗教院校,并把暴力主义组织和恐怖组织如“羌城军”(Lashkar-e-Jhangvi)和“先知之友守护者”( Sipah-e-Sahaba)当做反巴基斯坦人民和地区安全的工具与杠杆使用。近日关于该组织联盟和以达伊沙的名义组建恐怖组织的报道表明,沙特及其地区傀儡打着达伊沙恐怖组织的幌子,在公共场所和宗教场所实施爆炸袭击,以制造分裂和破坏地区稳定。

    因此,近几十年,恐怖组织在沙特和瓦哈比派的引导下仍一如既往的在巴基斯坦实施恐怖活动。但是使这些袭击蔓延至阿富汗是一个新的问题,这进一步激起了该国人民对组建者及其支持者的憎恨与愤怒。

 

标签

Sep 08, 2018 19:48 Asia/Shanghai
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