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 22, 2020 21:11 Asia/Shanghai

伊朗华语台消息:巴勒斯坦悲剧的罪魁祸首是西方国家及其邪恶的政策。第一次世界大战战胜国在巴黎会议上将西亚地区(奥斯曼帝国的亚洲领土)划分为最重要的战利品,他们觉得需要在该地区的心脏地带建立一个稳固的基地,以确保其永久的统治地位。多年来,英国一直在为此做准备,并与巴尔弗在实施名为“犹太复国主义”的极端犹太统治者计划中扮演着重要角色。

据伊斯兰革命最高领袖新闻办公室周五报道,大阿亚图拉·哈梅内伊的讲话如下:

奉至仁至慈的真主之尊名

赞美安拉——众世界的主,赞美和祝福万圣之尊——穆罕默德及其纯洁的后裔和杰出的圣伴。

在开斋节前夕,我向全世界所有穆斯林兄弟姐妹们致以节日的问候,向他们表示祝贺,并祈求真主接受他们在尊贵的拉麦丹斋月期间的功修,伟大的真主将恩典赐于这一神圣的盛宴之月。

今天是古都斯日。这一天是在伊玛目霍梅尼的明智倡议下而设定的,它是穆斯林将围绕圣城古都斯和被压迫巴勒斯坦人问题紧密联系在一起的纽带。在过去数十年中,这一天一直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托靠真主,以后亦是如此。各国欢迎古都斯日,并将其视为首要义务,也就是高举解放巴勒斯坦旗帜。

霸权主义势力和犹太复国主义政权的主要策略是在穆斯林脑海中淡化巴勒斯坦问题,并让他们彻底遗忘该问题。与伊斯兰国家本身借助敌人的政治和文化傀儡之手所犯下的背叛作斗争,这是当前最紧迫的任务。事实上,尽管美国及其他霸权主义势力及其地区傀儡为此动用了全部人力和财力,但穆斯林各民族日益增长的热情、自信心和智慧永远不会遗忘巴勒斯坦问题。

我们首先要回顾的是,侵占巴勒斯坦国并在那里埋下犹太复国主义毒瘤这一大悲剧。在近代人类的犯罪史上,没有类似的如此规模和强度的犯罪。侵占一个国家并将其人民永远驱逐出自己的家园和故土,犯下各种令人发指的谋杀和犯罪,灭绝种族,持续数十年的破坏和压迫。毋庸置疑,这些累累罪行创下了人类邪恶本性的新记录。

这场悲剧的罪魁祸首是西方国家及其邪恶的政策。第一次世界大战战胜国在巴黎会议上将西亚地区(奥斯曼帝国的亚洲领土)划分为最重要的战利品,他们觉得需要在该地区的心脏地带建立一个稳固的基地,以确保其永久的统治地位。多年来,英国一直在为此做准备,并与巴尔弗在实施名为“犹太复国主义”的极端犹太统治者计划中扮演着重要角色。

现在,付诸实施的条件已趋于成熟。自那年起,他们开始伺机而动。最后,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他们利用地方政府的疏忽大意和自身困境,宣布了一个虚假的政权和一个原本不存在的犹太复国主义民族的政府。

他们的首要目标是巴勒斯坦人民,然后是该地区所有国家。西亚地区随后发生的种种事件表明,西方人和犹太人公司的主要和近期目标是建立一个犹太复国主义政府,在该地区建立永久性的存在,保持永久影响力,并与该地区的国家和政府建立紧密联系。因此,他们为该伪政权配备了各种强大的军事和民用设施,甚至包括核武器,并在一系列计划中帮助该毒瘤在尼罗河到幼发拉底河地区不断蔓延。不幸的是,大多数阿拉伯国家在第一次抵抗之后逐渐屈服,尤其是在美国作为该问题的保管人加入之后,他们忘记了自己的人文、伊斯兰、政治和阿拉伯热情。他们带着虚假的希望帮助敌人实现目的。戴维营正是这一苦涩事实的明显案例。

抵抗组织经过最初几年的无私努力逐渐卷入与侵略者及其支持 者谈判的漩涡之中,放弃了可能实现巴勒斯坦事业的道路。与美国和 其他西方国家以及无用的国际组织进行谈判,这对巴勒斯坦来说是一 次痛苦而失败的经历。在联合国大会上展示出橄榄枝除了联合国《奥 斯陆协议》外没有其他任何结果,最终也导致了亚西尔·阿拉法特令 人反省的命运。 

伊朗伊斯兰革命的兴起开启了巴勒斯坦斗争的新篇章。首先开始 驱逐犹太复国主义分子,因为伊朗认为,恶魔的时代是他们的避风港 湾之一,然后将犹太复国主义政权的非官方大使馆处交给巴勒斯坦代 理,中断石油输出,以便从事主要工程和广泛的政治活动,这些是“抵 抗阵线”在整个地区出现的主要因素,同时解决问题的希望也在所有 人心中如雨后春笋般涌现。随着抵抗阵线的出现,犹太复国主义政权 开始举步维艰。当然,如果真主意欲,该政权将来的处境将变得更加 困难,以美国为首的该伪政权支持者的努力也将变得更加困难。

黎巴 嫩真主党涌现出有信仰和具有牺牲精神的年轻成员,哈马斯和伊斯兰 圣战组织在巴勒斯坦边界内成立,这不仅惊动了犹太复国主义领导 人,而且也震惊了美国和其他西方激进分子。所以,这些不法分子开 始从地区和阿拉伯社会内部寻求帮助,并将其列入向侵略政权提供软 件和硬件支持后的一系列计划之首。所以,今天,在阿拉伯国家的某 些领导人以及卖国求荣的阿拉伯政治和文化活动家的言行举止中,他 们所做努力的结果是昭然若揭的。 

现如今,双方都在斗智斗勇,其不同之处在于抵抗阵线的力量和 希望在不断增长,吸引力也在不断增加;相反,压迫、迷失和霸权阵 营正变得越来越空虚、颓废和无能。这一观点的佐证就是曾经被认为 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犹太复国主义政权军队今天面对黎巴嫩和加 沙人民抵抗战士被迫撤退,并承认失败。

但是,斗争的领域是非常严肃和多变的,需要长期保持警惕, 这一斗争是至关重要且关乎命运的,容不得丝毫懈怠,任何疏忽大意 和失误都会造成重大损失。 因此,我谨向对巴勒斯坦问题感兴趣的所有人提出以下几点建 议:

1-    为解放巴勒斯坦而战即是为真主的道路而奋斗,是伊斯兰要求的主命义务
这种斗争的胜利是有保证的,因为即使战斗人员被杀,他也已经舍身成仁进入天堂。 除此之外,巴勒斯坦问题是全人类的问题,将百万计的人被驱逐出他们的家园、农场、住所和工地。而且是以杀戮和犯罪的手段,这深深地伤害并震撼着每个人的良知,因此谁如果拥有毅力和勇气就应该正面应对,将该问题仅当做巴勒斯坦人的问题或至多阿拉伯人的问题是一个严重的错误。不要以为某些巴勒斯坦人或几个阿拉伯国家统治者的妥协就可以算做对这一伊斯兰和人类问题的解决,这是极度错误的想法,有些时候甚至是一种误导性的背叛。

2.这场斗争的目标是解放整个巴勒斯坦土地-从海洋到河流-并使所有巴勒斯坦人重返家园。(有些人)在这片土地的一隅建立政权的方式来淡化这一问题,而且是以犹太复国主义者粗暴羞辱的方式,这既不代表着他们追求真相,也不意味着他们正视现实,今天,数百万的巴勒斯坦人民已经拥有一定程度的信念、经验和自信。这可以成为塑造坚强意志的动力,当然,这需要真主的援助和最终胜利。真主说:“谁援助安拉(的宗教),安拉必定佑助谁,安拉确是至强的,确是至尊的。” 毫无疑问,世界上许多穆斯林将在真主的意欲下帮助支持巴勒斯坦人民。

3-尽管可以在这场斗争中利用任何合法合规的机会,例如全球支 持,但有必要避免信任西方政府以及依附于西方的国际社会。因为他 们对任何有影响力的伊斯兰实体都怀有敌意;他们无视全人类和各民 族的权利;他们给伊斯兰民族带来了最大的破坏;他们对伊斯兰民族 犯下了罪行。然而,没有任何一个机构或犯罪势力会对在多个伊斯兰 和阿拉伯国家的暗杀、屠杀、战争、爆炸和人为饥荒负责。

现如今,全世界都在统计并关注新冠肺炎遇难者的人数,却无人问津美国和欧洲点燃战争烈火的国家,更没有人对成千上万的遇难者 和俘虏负责。谁应对阿富汗、也门、利比亚、伊拉克、叙利亚和其他 国家的所有流血事件负责?谁应对巴勒斯坦境内的所有犯罪、掠夺、 破坏和压迫负责?为什么没有人能计算出伊斯兰世界中受压迫的人 的数量?为什么没有人对屠杀穆斯林事件表示哀悼?为什么成千上 万的巴勒斯坦人要在流离失所的地方生活 70 年?为什么要亵渎穆斯 林的第一个朝向——圣城古都斯?所谓的联合国不履行其职责,所谓 的人权机构名存实亡。捍卫儿童和妇女权利的口号却将也门和巴勒斯 坦受压迫的妇孺排除在外。 

这就是西方列强和所谓的国际社会当前的真实写照。他们在地区扶植的一些傀儡政府的情况甚至更卑鄙,更糟糕。 因此,一个热心和具有宗教信仰的社会必须依靠自己内在的力 量,依靠对真主的信赖来战胜所有困难。

4-伊斯兰世界的政治和军事精英们不能忽视的重要一点是,美国和犹太复国主义分子的政策正在将冲突转移到抵抗战线后方。制造叙利亚内战;在也门进行杀戮;在伊拉克制造暗杀,制造破坏,并一手扶植了达伊沙恐怖组织;在地区内的其他国家也制造类似事件。这些阴谋诡计都是为了打击抵抗阵线,以便给犹太复国主义政权提供苟延残喘的机会。穆斯林国家的某些政客愚昧无知,因为他们心知肚明,自己在为敌人服务。阻止这种情况的主要方法是要求整个伊斯兰世界的青年、所有伊斯兰国家的青年,尤其是阿拉伯世界的年轻人不应忽视伊玛目霍梅尼训诫,即:你们要敢于对美国发出怒吼,对犹太复国主义敌人亦是如此。

5-该地区与犹太复国主义政权关系正常化的是美国奉行的主要政策之一。地区内的一些阿拉伯国家一直扮演着美国马前卒的角色,为美国做着经济联络之类的必要前提准备工作。所有这些努力都是徒劳的,完全没有结果。对地区而言,犹太复国主义政权是纯粹的致命性衍生物。毋庸置疑,该伪政权势必会被铲除。然而,对于那些将其资源服务于霸权主义势力的人来说,为了证明其丑陋行径是合理的,有人竟认为,犹太复国主义政权在该地区的存在是必然现实,从而忘记打击和消除这一致命的、百害而无一利的存在。现如今,新冠肺炎疫情存在的现实,所有有理智的人都认为必须与之抗争。而长期存在的犹太复国主义病毒则不会存活长久,凭借年轻人的努力、信念和热情,这一病毒将会被彻底清除。

6-本人最重要的建议是继续斗争,使圣战组织及盟友们系统化,扩大在巴勒斯坦领土内的圣战范围。每个人都必须在这场神圣的战争中为巴勒斯坦人民伸以援手,紧握巴勒斯坦战士的双手,成为他们的坚强后盾。我们将不遗余力地坚持这条道路,并为此感到骄傲和自豪。直到有一天,我们意识到,巴勒斯坦战士有信仰、热情和勇气,而他唯一的问题是缺少武器。我们在真主的指引和襄助下制定了计划,并最终使巴勒斯坦的力量平衡发生彻底变化。今天的加沙可以抵抗犹太复国主义敌人的军事侵略并取得胜利。这种在所谓的“被占领土”问题上的变化将使巴勒斯坦问题离最后一步也更近了,巴勒斯坦自治权力机构在此方面肩负着重大责任。和野蛮的敌人除了凭借实力外无法沟通,感赞真主,在这个勇敢而坚韧的巴勒斯坦民族中,已准备就绪。今天的巴勒斯坦青年渴望捍卫自己的尊严。巴勒斯坦的哈马斯和圣战组织,黎巴嫩的真主党已经证实了这一点。世界没有忘记,也不会忘记犹太复国主义侵略军队突破黎巴嫩边界并行进到贝鲁特的那一天,却最终在真主党的沉重打击之下,只能以惨重的人员伤亡而认输,并撤退至黎巴嫩边界,并央求停火,这就是实力。现在,本应该为向萨达姆政权出售化学武器而永远感到羞愧的欧洲政府,却将真主党视为非法组织!像美国这样的政权才是非法组织,它一手扶植了达伊沙恐怖组织;一些欧洲政权的化学武器造成了数万伊朗人和伊拉克人死亡。

7-总而言之,巴勒斯坦属于巴勒斯坦人民,必须以意志领导他们。我大概二十年前就提出了巴勒斯坦所有宗教和种族进行全民公投的倡议,这是应对巴勒斯坦当今和未来挑战的唯一结论。该计划表明,西方人老调重弹的反犹太人声称完全没有根据。在该计划中,让巴勒斯坦的犹太人、基督教徒和穆斯林共同参与全民公投,确定巴勒斯坦国的政治体制。
最后,允许我缅怀古都斯烈士谢赫·艾哈迈德·亚辛,法塔希·沙格吉和塞耶德·阿巴斯·穆萨维,抵抗烈士、伊斯兰伟大指挥官苏莱伊曼尼将军和伟大的伊拉克圣战者阿布迈赫迪·穆哈迪斯,并向他们致敬。感谢伊玛目霍梅尼为我们开辟了尊严和圣战之道。
愿真主慈悯你们!

 

 

 

 

 

 

urmedium

头条

推特

youtube

Instagram:parstoday_chinese

微信ID:parstodaychinese

[email protected]

标签

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