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 29, 2021 19:12 Asia/Shanghai
  • 阿亚图拉·哈梅内伊眼中的苏莱曼尼将军(卡西姆·苏莱曼尼烈士牺牲第二周年的专题节目)

主啊!我们只在他身上看到行善(اللّٰهُمَّ إِنَّا لَانَعْلَمُ مِنْهم إِلّا خَیْراً)

“我有一个问题要问您。看到这么拥挤的人群我想问您个问题,在我们亲爱的烈士遗体旁边问他周围的人,烈士是个什么样的人?他们说他是个好人。现在我想就这个评价问你,因为信士在真主那里有地位,你们是信士,你们中间有很多虔诚的信士。我所关心的是您的评价,在您心目中,我是个好人吗?我只希望您能回答这个问题。我祈求伟大的真主正如古兰经所说:难道他还不知道真主是监察的吗? أَلَمْ یَعْلَمْ بِأَنَّ الَّهَ یَرَىٰ)他在监察,并记录。并将在(在那日 ,人们将纷纷地离散یَوْمَئِذٍ یَصْدُرُ النَّاسُ أَشْتَاتًا لِیُرَوْا أَعْمَالَهُم)的日里揭示时接受您的这个作证。我希望有一天您会在我遗体旁边和其他人一起做这个见证。”
这篇演讲是卡西姆·苏莱曼尼将军的演讲之一的一部分。
不久之后,数以百万计的人在其领袖的陪同下参加他的葬礼,热泪盈眶地向真主祈求:我的主!我们只在他身上看到行善(اللّٰهُمَّ إِنَّا لَانَعْلَمُ مِنْهم إِلّا خَیْراً)。

纵观各国历史,有些时候如果没人作出牺牲就无法消除危险,无法保护伟大神圣的目标,这时候需要一部分信士或战士勇敢上前,牺牲自己换来正教的留存。在伊斯兰教中,这样的人被称为“烈士”。许多人将烈士比作燃烧的蜡烛,照亮周围黑暗的夜空。烈士也是燃烧自己、献出自我。他们的舍弃性命英勇就义换来其他人舒适地生活。但是卡西姆·苏莱曼尼烈士的牺牲就像黎明时分的阳光,照亮整个地球。伊斯兰革命最高领袖就这位伟大指挥官的牺牲说:“我们有很多烈士,指挥官中也有很多烈士,普通人中也有烈士。但一个被世界上最邪恶的人即美国人杀害的烈士,而且他们因成功暗杀他而感到自豪,这样的烈士除了苏莱曼尼意外,我想不出还有其他人;他进行的圣战是一场伟大的圣战,全能的真主使他的牺牲也成为了一个伟大的牺牲;祈求真主提升他的品级。真主意欲,愿真主赐予他重大的恩典,这也是他应得的。”

伊斯兰革命领袖向苏莱曼尼将军颁发“佐勒菲卡尔”勋章。“佐勒菲卡尔”勋章是伊朗最高的勋章,由三军总司令授予那些作出突出贡献的将领。军用荣誉勋章和奖章意在增加武装部队人员的士气和信心,并鼓励他们。这些徽章根据作出贡献的类型、技能和作用有所不同。当伊斯兰革命最高领袖在一次仪式上向苏莱曼尼将军颁发“佐勒菲卡尔”徽章说:真主确已用乐园换取信士们的生命和财产,他们为真主而战斗(إِنَّ اللهَ اشْتَرَیٰ مِنَ الْمُؤْمِنِینَ أَنفُسَهُمْ وَ أَمْوَالَهُم بِأَنَّ لَهُمُ الْجَنَّةَ یُقَاتِلُونَ فِی سَبِیلِ اللهِ فَیَقْتُلُونَ وَ یُقْتَلُونَ);他们高兴的领取“舍希德”。掌握在我们手中的所有东西都在物质世界有价值 但并不属于精神世界;所有这些都是你们的努力,你们的奋斗。卡西姆·苏莱曼尼少将多次在真主道路上把生命置之度外。举意真主关注他们。愿全能的真主赏赐他, 提高他的登记,赐他幸福地生活,最后成为烈士,当然不是现在。 伊斯兰共和国在很多年内还需要他。但如果真主意欲,他的结局将是牺牲。我向你祝贺!

2020年1月3日星期五凌晨,伊斯兰革命卫队圣城旅前指挥官卡西姆·苏雷曼尼将军和伊拉克“人民动员“组织前副指挥官阿布·马赫迪·穆罕迪斯以及其他八名同伙在巴格达机场附近,在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亲自下令下被美军无人机发射的火箭弹袭击车队而牺牲。苏莱曼尼将军的牺牲使他成为了不朽的传奇。他的遇害加速了达易沙(ISIS)的灭亡,给美国政客及其盟友带来了永远的诅咒和无穷无尽的麻烦。在这位备受爱戴的将军牺牲之后,伊朗国内对美国掀起了一股愤怒的浪潮。伊朗、伊拉克为苏莱曼尼将军和阿布·马赫迪·穆罕迪斯以及其同伙举行了空前盛大的葬礼。伊拉克、伊朗以及世界各地的数百万人哀悼他的逝世,并继承了他的道路。

伊斯兰革命最高领袖大阿亚图拉·哈梅内伊在苏莱曼尼烈士遇害周年纪念仪式上说:苏莱曼尼烈士在他的一生中乃至他不幸牺牲之前与霸权主义作斗争,数百万人参加苏莱曼尼烈士及穆罕迪斯(al-Muhandis)烈士的葬礼令人难忘,使霸权主义冷战争的军方感到害怕,这是对美国的一记耳光。伊斯兰革命最高领袖大阿亚图拉·哈梅内伊提到对美国的另一个记耳光是伊朗对美国驻伊拉克的(阿萨德空军基地)进行导弹袭击,更严重的耳光是在忠实于伊斯兰革命的年轻专家帮助下粉碎霸权主义在软实力方面的阴谋,并在该地区各国及抵抗政策的帮助下,将美国人从该地区驱逐出去。

他说:美国“软战”和霸权主义将领对这种情况感到非常震惊; 怎么会变成这样?该如何是好?这是怎样的壮举!彻底击败了他们。”

卡西姆·苏莱曼尼的牺牲如此惨烈,死无全尸,只留下一根胳膊,脚踝处以下部位,手和零零碎碎的器官。失踪遗体搜寻委员会的一位指挥官巴格扎德将军在向革命最高领袖汇报烈士遗体的情况时说:我们做了准备处理烈士的圣体。却无法清洗尸体,因此土净了他。我们来到烈士遗体存放馆,裹尸布、棉布、布、尼龙和其他物品都已准备就绪,但处理这些尸体非常困难。我们几乎很难将这些身体的碎片拼凑在一起拼成一个人体的形状放进尸匣里。巴格扎德少将还提到卡尔巴拉惨案说:“我们尚且如此艰难地收集了烈士的遗体,难以想象当年在卡尔巴拉伊玛目宰因·阿比丁如何独自一人安葬伊玛目侯赛因的尸体?”阿亚图拉哈梅内伊对他说:“你们受累了,他们是战场的烈士。”从伊斯兰法学来看,战场的烈士就是在战场上因战斗而阵亡的人。因此,在阿亚图拉·哈梅内伊看来,由于伊斯兰教伟大的指挥官的出现以及敌人对他及其同伴的袭击,巴格达机场俨然成了战场,这才能体现出苏莱曼尼烈士的份量和地位;他的牺牲如同在前线的牺牲。这不仅使我们想起真主使者的遗训:“最优秀的烈士是那些在前线牺牲,直到被杀也不会逃离战争的人。他们稳居天堂优美的居所,你的主喜悦了他们,只要你的主喜悦某个人,(复生日)他不被清算。”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