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 19, 2020 04:31 Asia/Shanghai

公历3月20日,即伊朗太阳历12月29日是伊朗石油工业国有化周年纪念日。这一天是伊朗民族与外国霸权主义国家进行斗争并从列强手中夺回政治和经济独立命脉的历史转折点。

1951年3月20日,经过与殖民主义者展开一场惊心动魄的政治斗争之后,老牌殖民主义国家英国控制伊朗石油工业的黑手被斩断。在这一天,尽管伊朗内部和外国策划各种阴谋诡计,但伊朗议会议员依然通过了伊朗石油工业国有化议案。在伊朗石油工业国有化议案第一条款中说:以伊朗民族幸福的名义,为保障世界和平伊朗各地区石油工业无一例外地全部收归国有,即:所有勘探、开采和开发活动将由伊朗政府掌控。伊朗石油工业国有化不仅是伊朗民族反殖民主义斗争史上的一个转折点,而且也是中东地区政治变化史上的一个转折点。
 
伊朗石油在伊斯兰革命之前的多年中一直是殖民主义势力觊觎的财富之一。诸如企图通过掠夺他国财富来壮大自己的英国等国一直对伊朗和中东地区人民的财富垂涎三尺,他们从未考虑过地区各族人民的利益。因此,他们的合同也是“逢场作戏”,除了轻视和侵犯伊朗人民的权利以及掠夺伊朗人民的资源和财富之外再没有其他任何目的。他们通过滥用伊朗时任政府的软弱而将自己的目的强加给伊朗,从而堂而皇之地以“合同”为名获得特权。
 
在这些合同中,其中之一就是保罗・朱利叶斯・路透与伊朗法院签署的一份文件。根据该协议,英国享有垄断伊朗的森林、河流、煤矿、铁、铜、铅、石油等资源的开发权70年。然而,伊朗仅能够从中获得15%的分红。这份合同是令人无法想象和接受的,以至于英国著名政治家、英国殖民主义政策的制定者之一乔治·纳撒尼尔·寇松勋爵也关于这份合同说道:把一个国家的全部工业资源拱手让给外国着实让人震惊,英国与伊朗的友好程度是空前的。
 
1901年5月,伊朗恺伽王朝迫于财政压力与英国人威廉·诺克斯·达西签订丧权辱国的租让协议,达西随之获得除北部五省以外伊朗全境石油、天然气的开采和经营权,期限为60年。伊朗的分红仅约为16%。甚至就连这微不足道的一点利润,英国当时都不想给。一直到1933年,双方达成新的租让协议,英伊石油公司将伊朗政府的石油分红比例由16%提高到20%。
 
这项合同遭到了伊朗社会知名人士尤其是在宗教斗士阿亚图拉卡尚尼在议会的强烈抗议。他在抗议的同时还通过强烈的言词发表了反对英国石油公司的宣言。部分议会议员向议会提议废除这份合同。傀儡政府为了熄灭抗议之声深夜逮捕了阿亚图拉卡尚尼,之后将其流放到了黎巴嫩。但是抗议的火焰并没有因此而熄灭。在伊朗第十六届议会首次会议上,阿亚图拉卡尚尼就他被非法流放及其原因,以及强加石油合同的无效性发表了一封信函,信函由穆罕默德·穆萨台博士在议会宣读。
 
在该信函中明确地写道:伊朗的石油属于伊朗人民,无论如何,通过施压和强迫签署任何所谓的“合法”协议,都不具有司法效用,也不能剥夺伊朗人民的权利。
1951年3月14日,伊朗议会通过一项法案,宣布对石油资源实行国有化,取消外国公司在伊朗石油领域的特许权。同年,伊朗国家石油公司成立。但是殖民主义国家的活动并没有因此而结束,他们策划各种阴谋,如美国和英国策划并实施了1953年8月的军事政变,推翻了穆罕默德·穆萨台合法政府,以另外一种方式继续蚕食伊朗的石油资源。英国和美国殖民主义国家在伊朗国王傀儡政权的支持下把由16个欧美石油公司组成的石油财团拟定的合同强加给了伊朗,并再次开始攫取伊朗的石油。
 
现在,伊朗石油天然气领域的所有活动,比如勘探、挖掘、发展、生产、开发、运输、管道铺设、石油销售均在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的主权和主导下,由优秀和专业的伊朗专家完成。
在伊斯兰革命领袖关于伊朗从进口石油产品中可实现自己自足的指导下,伊朗开始运营波斯湾之星凝析气炼油厂第一期工程。
近二十年来,尽管伊朗石油工业遭到制裁,但是依然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果。随着炼油厂各项计划的落实,以及石化、天然气加工、各种石油衍生品生产项目的落实,伊朗开始生产各种产品。
减少对石油工业的依赖是伊斯兰革命领袖在阐述抵抗经济指标中多次提到的必要举措之一。他坦率地指出,这种依赖是我们百年来继承的“邪恶遗产”。

 

标签

意见